<acronym id='iigym'><em id='iigym'></em><td id='iigym'><div id='iigy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igym'><big id='iigym'><big id='iigym'></big><legend id='iigy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• <tr id='iigym'><strong id='iigym'></strong><small id='iigym'></small><button id='iigym'></button><li id='iigym'><noscript id='iigym'><big id='iigym'></big><dt id='iigy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igym'><table id='iigym'><blockquote id='iigym'><tbody id='iigy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igym'></u><kbd id='iigym'><kbd id='iigym'></kbd></kbd>
    1. <fieldset id='iigym'></fieldset>

      <span id='iigym'></span><dl id='iigym'></dl>

        1. <ins id='iigym'></ins>

            <i id='iigym'><div id='iigym'><ins id='iigym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1. <i id='iigym'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iigym'><strong id='iigy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2. 錯過指尖的碎愛,錯過一生的你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上中學時,他偷偷地喜歡上瞭一個女孩。在那個陽光明媚的午後,那女孩一襲白底碎花的連衣裙,如一隻彩蝶,就那麼翩翩飛入倚窗而立的他的夢境。 
               她叫丁小璇,是隔壁班裡一個剛轉學過來的女孩,聰明美麗,傢境優越,學習成績很好,是父母老師掌心裡的寶。而且有很多男生都偷偷給她寫情書,但全部被她揉皺在教室的角落裡。 
              那個明亮的午後,他打聽到的情況就這麼多。 
              他的父母沒有正式工作,每天都在學校門口賣豆漿油條。放學後他經常抽空去幫忙,所以衣服總是油跡斑斑的,而且他的學習成績也不太好,沉默寡言,朋友很少,隻有在老師點名的時候,大傢才會意識到他的存在。 
              他也寫瞭好些紙條給她: 
              丁小璇,你學習真好!” 
              丁小璇,你走起路來,頭發一甩一甩的樣子真好看!” 
              丁小璇,你頭上的發夾松瞭,衣服後面有一道粉筆灰。” 
              不過這些紙條他一張也沒有送出去,都被他小心地折好夾在瞭日記裡。他悄悄地躲在自卑的陰影裡遠遠地註視著她,在心裡暗自下定決心,一定要努力學習,趕上並且超過她,接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的那天,他就向她表白。 
              自此以後,他拼瞭命地學習,時間在翻動書頁的手指間一頁頁滑過,他的成績終於扶搖直上,越過張張迎向他的笑臉,他隻看得到站在遠處的她會心的微笑。這笑,讓他感到瞭一點點的快慰,可是,隱藏在她笑容背後的那抹惆悵和失意,他沒看到。他隻在心裡暗暗對她說,等等,請再等等。 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終於他接到瞭大學的錄取通知書,當他興奮地斟酌好字句準備向她表白時,才知道她的傢已經搬走瞭。 
              在大學裡,他對周圍所有怒放的情感蓓蕾都視而不見,任青春在他身旁肆意瘋長,兀自葳蕤。在他眼裡,她的面容勝過瞭校園裡的一切淺綠深紅,宿舍的哥們兒都戲稱他為情僧,他笑笑並不辯解,隻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學業中去。 
              也許是天意,在一次很偶然的同學生日派對上,他竟然又一次邂逅瞭她,獨自坐在角落裡的她如一朵幽谷百合。輕啜著面前的一杯紅酒,燈光下,酒杯幻化出來的溢彩流光映照著她的美麗。他端著酒杯的手不禁微微發抖,正想起身走過去打個招呼,卻看見一個帥氣的男孩正迎面向她走去,滿臉堆笑地向她獻著殷勤。他紅瞭臉,又訕訕地坐下,手中的酒卻潑灑瞭一地。 
              她在這個城市的另一所大學讀中文系,是系裡有名的才女和美女,名字頻見報端,響徹校園。她是許多男孩夢中的神仙妹妹,追求者如過江之鯽,可她卻清高孤傲,一概拒絕,至今仍然沒有男朋友。 
               從那個熱鬧的派對裡,他知道她現在的情況就這麼多。 
               他的傢境依然貧寒,為供他上學,父母更是起早貪黑,他貸瞭助學款,每天拼命學習,為的是能拿到最高的獎學金。前途尚且未卜,他又有什麼資格向她示愛啊,但刻骨的思念卻使得他輾轉難眠,於是他找來瞭許多發表她文章的報刊,一一翻閱。 
              丁小璇,你的文章充滿瞭藝術想象力,文筆很細膩。” 
              丁小璇,你的觀點很獨到,構思很新穎。” 
              丁小璇,最近怎麼看不到你的文章瞭,是不是病瞭?” 
               他寫瞭好些評論的紙條偷偷地寄給她,悄悄地傳遞著對她的鼓勵和關心,也曾收到過她的回函,那粉色的信箋讓他怦然心動。透過那娟秀的字跡,他仿佛看到瞭她浸透紙背的哀怨。他壓抑住對她的思念,盡力克制住自己想跑過去找她的沖動,在心裡再一次暗暗發誓,等到考上研究生,前途有瞭可靠保證的時候,一定要緊緊地擁她入懷。可是,她滴落紙面的淚痕跟隱藏在紙背後的怨懟,他卻沒看到。他依舊在心裡默默地對她說:等等,再等等。 
              他如願以償地考上瞭本校的研究生,那一天他顧不上等車,大汗淋漓地跑到她的學校,卻早已是人去樓空。她的老師告訴他,她們學校早放假瞭,她是跟男朋友一起走的。 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研究生畢業瞭,他有瞭份不錯的工作,不再貧窮,喝酒打牌,一個人很貴族很放縱地生活著。多年的堅韌仿佛就是為瞭一朝揮霍,對什麼都心灰意冷,身邊不缺女人。可發泄過後,他卻常常感到一種莫名的空虛,常會很神經地在衛生間裡把自己洗瞭又洗,突然就放聲大哭,猛不丁會沖一旁發愣的女人一聲大吼: 
               他知道她在他心裡烙下的印記太深太深,世間縱有千嬌百媚,他隻深信此生惟有她是夢裡最愛。然而人生怎會有那麼多的偶然可以期待?也許對她的愛已沒有瞭回天之力。 
               後來,在父母的催促下,將近不惑的他匆匆娶瞭一個不錯但也不愛的女人。他經常喝得酩酊大醉,對她的愛在酒精的麻醉下會暫時消退,醒來後縈繞他的卻是更深的落寞和傷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