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acronym id='jitoq'><em id='jitoq'></em><td id='jitoq'><div id='jito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itoq'><big id='jitoq'><big id='jitoq'></big><legend id='jito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i id='jitoq'></i>

    <code id='jitoq'><strong id='jito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i id='jitoq'><div id='jitoq'><ins id='jitoq'></ins></div></i>
    2. <dl id='jitoq'></dl>

      <fieldset id='jitoq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tr id='jitoq'><strong id='jitoq'></strong><small id='jitoq'></small><button id='jitoq'></button><li id='jitoq'><noscript id='jitoq'><big id='jitoq'></big><dt id='jito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itoq'><table id='jitoq'><blockquote id='jitoq'><tbody id='jito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itoq'></u><kbd id='jitoq'><kbd id='jitoq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  <span id='jitoq'></span>
            <ins id='jitoq'></ins>

            愛的心藏在悲憫中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4

              1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懷孕8個月的時候,她跑到傢裡來大鬧瞭一場。由頭一大堆,本質原因就一個——這幾個月我和老公對她關心太少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被氣得幾乎背過氣去,都什麼時候瞭,她還挑這樣的理?擱一般賢良婆婆,看到高齡兒媳腫手腫腳、大腹便便的樣子,哪個不心疼?而她呢,任是天要塌下來,心裡也從來隻有自己。越想越氣,忍不住高聲和她嚷瞭幾句,誰想她一下子找到發泄口,撲通一聲坐到沙發上大放悲聲:老頭子不在瞭,你們都欺負我這個孤老婆子啊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左鄰右舍在門前探頭探腦,我和老公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,她這樣興師動眾地鬧騰,知道的說她胡攪蠻纏,不知道的還以為真的受瞭兒子兒媳多大委屈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百般無奈,隻好給大哥打電話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大哥來瞭才知道,原來她昨天剛剛和大嫂吵瞭一架,今天到這裡來鬧,分明是餘怒未消跑這來找茬發泄呢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大哥好說歹說大半天,她才從沙發上抬起身子,離開前,不忘高聲在樓道裡哭訴:老伴啊,你怎麼就不帶我一起走呢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切,老太婆真知道給自己臉上貼金啊,熟悉的人誰不知道,公公之所以不到70就離世,完全是她一手造成的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仔細說來,這也是我對她不那麼恭敬的原因之一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她和公公多年來一直不睦,剛結婚的時候,我好奇怪:公公那麼老實本分的一個人,怎麼就這麼不招婆婆待見。久瞭,從老公嘴裡知道,他出世之前,公公曾經鬧過一場婚外戀。那個年代,作風問題好比洪水猛獸,加之婆婆又不依不饒地鬧得厲害,所以,公公結局很慘——婚外情人遠嫁他鄉,他也被單位開除瞭公職,從科員變身閑漢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之後,公婆鬧瞭一段時間的離婚,最後還是不瞭瞭之。隻是,這個傢從此失去瞭寧靜,盡管老公很快出生,可公婆之間的罅隙絲毫沒有得到彌補。到我們結婚的時候,公婆最大的矛盾是錢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被單位開除後,公公一直到處打零工,年紀大瞭之後,體力不支,全部生活來源便隻有仰仗婆婆的工資。婆婆的腰桿這下更硬瞭,處處克扣公公的花銷之外,幾乎每天都要數落他一回。悲摧的是,公公的身體還不太好,隔三差五總要跑幾次醫院,這讓婆婆更加不爽。她總說公公裝病,久瞭,即便有什麼不舒服,公公也不再去醫院瞭。臨去世前,公公出現腦栓塞癥狀,在傢裡掙紮瞭大半天,婆婆不僅視而不見,反而咬牙切齒地說他裝病。直到半夜,眼看人快不行瞭,她這才慌瞭,連忙喊瞭120,可惜的是,一切都太晚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對於公公的去世,老公和大哥對婆婆意見很大,就連我這個做兒媳的,也甚是腹誹——怎麼說也做瞭半輩子夫妻,無論公公年輕時做錯過什麼,她也不能眼見著老伴在死亡線上掙紮瞭那麼久而無動於衷啊。所以,雖然婆婆一再涕泗橫流地分辯說她真的沒有料到病情會這樣重,我還是從心裡輕看瞭她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正因此事,公公葬禮過後,當老公提出要將她接到傢裡來時,我極不情願。婆婆不過70歲,手腳都還利索,完全可以自力更生,幹嘛要跟著我們一起生活啊。再說,她那個脾氣,能同我和平共處麼?老公吞吐半天說瞭實話,原來到兩個兒子傢輪番住是婆婆自己提出來的,許是內心愧疚吧,她竟然不敢再在老傢的房子裡生活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既然這樣,我也就隻好答應瞭老公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誰曾想,這一松口,我們傢從此竟然也失去瞭安寧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2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過去雖然不那麼喜歡婆婆,但畢竟聚少離多,我和她也算極好地維持瞭客氣和謙讓。如今住到一個屋簷下,再能裝的大尾巴狼也會露出本性,更何況,婆婆似乎壓根兒就不想裝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甫一進門,她老人傢立刻擺出一副主人翁的姿態——窗簾顏色太暗瞭,床單花型也不好看,就連放到玄關處的一盆綠植都看著礙眼,愣是叫老公搬到瞭陽臺上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看著婆婆絲毫不拿自己當外人的姿態,我頗鬱悶。雖然這是她兒子的傢,但老太太是不是也太藐視我這個當兒媳的瞭?明著是挑剔傢裝,實際上還不是埋汰我沒有審美觀!何況我的審美觀還可以,即便真的不怎樣,也輪不到婆婆說三道四吧。說好聽點她是來我這裡頤養天年,說不好聽點,婆婆這是到兒媳的屋簷下來討生活呢。寄人籬下的POSE擺成這樣,這也真算奇葩中的奇葩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礙於老公的面子,剛開始我權且忍瞭,但時日久瞭,老太太越來越過分。大到人情世故,小到一日三餐,她幾乎沒有不攙和的。